想看就来小说网 > 内线为王 > 第一百八十章 他们先动的手

第一百八十章 他们先动的手


  江海琼跟余一尘说了很多的事情,余一尘觉得头疼,要运营好一家公司的确不那么容易,而且这家公司的核心产品是余一尘自己,其余的产品都是延伸品而已。

  “对了,煎饼果子的开发怎么样了?”余一尘问道。

  “第一批的产品已经完成了。”江海琼道:“很多炒菜都已经被加入进去,川菜的大部分菜式都可以往里加。对煎饼也进行了一些改进。”

  余一尘点点头,这种东西在华夏国内是没法做的。一来没有新鲜感,二来卖不出价格。

  “明天请大家吃饭,就搞一点。”余一尘说道:“饭不能让他们白吃,也算是做个广告。”

  “所以,还是要你帮忙。”余一尘道。

  江海琼撇撇嘴,也不再拒绝,作为余一尘的经纪人之一,跟余一尘的队友搞好关系是有好处的。

  余一尘想了想还向德怀恩-韦德发去了邀请,德怀恩-韦德欣然同意。

  余一尘忙活了一天,做了一桌子菜。为了让自己的手艺显得更好,余一尘特意延迟了开饭时间,这样大家更饿,菜式的味道也就更好。

  斯马什-帕克快把自己的舌头咬掉了,他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中餐。

  “洛杉矶唐人街的中餐,都是骗人的。”斯马什-帕克边吃边骂。

  “你是不是给我留一点。”马库斯-班克斯在跟斯马什-帕克争抢红烧肉。

  余一尘的红烧肉也自认是自己的一项绝技,能有今天这种效果,他相当满意。

  美式派对绝不仅仅是吃饭,但余一尘家里没有灯光设施,也没有音响设备。

  “去酒吧!”斯马什-帕克大喊道。

  在场的至少有一般人留不下来,虽说迈阿密热火此时的阵容很烂,在夺冠以后他们阵容中的所有问题都暴露出来,所以帕特-莱利可能会非常需要这些廉价的球员,但这些人还是会有很多人离开。

  余一尘不想去酒吧,他觉得那里不太适合他。

  然而盛情难却,余一尘被德怀恩-韦德搂着肩膀带了出去。

  喝了一点酒,德怀恩-韦德见余一尘实在是跟不上大家嗨皮的节奏,把余一尘带到外面去聊天。

  德怀恩-韦德从吧台要了两瓶冰镇苏打水,他走到外面扔给余一尘一罐,两个人就靠在酒吧外面的电线杆子聊天。

  “新赛季你有什么计划。”德怀恩-韦德问道。

  余一尘道:“打一场算一场。”

  “我说的是球队层面。”德怀恩-韦德道。

  “我不知道啊!”余一尘在德怀恩-韦德这个老大哥面前,不太敢说大话,“我跟你混,你是什么计划,我就什么计划。”

  “哈!”德怀恩-韦德笑笑,道:“以现在球队的阵容而言,我觉得至少要打进季后赛。进了季后赛,才有更多的关注度。对你的好处也会很大。”

  余一尘耸耸肩,道:“那个层面的计划你来做就好了,我跟着你赢球。”

  德怀恩-韦德从跟余一尘第一次交流,就有点欣赏余一尘。他看起来随和、平静,有时候却又会展现性格爆裂的一面。

  如果说从今天晚上,德怀恩-韦德见到余一尘,一直到他们在电线杆子下聊完天回酒吧之前,余一尘都展现的是他性格随和平静的一面,那当他们再走进酒吧大门,余一尘将他爆裂的一面展现的淋漓尽致。

  斯马什-帕克跟一群白人正在对喷,德怀恩-韦德走在余一尘前面,他想去当和事佬。以德怀恩-韦德在迈阿密的社会地位,他觉得自己调解纠纷的能力还不错。

  如果没有酒精,德怀恩-韦德的调节应该会起作用。但是有酒精这玩意作祟,德怀恩-韦德被一句“黑鬼”喷回来了,不排除酒吧灯黑,而黑人在这种光线下,实在难以被认出来。

  余一尘的亚裔面孔,被喷成“黄皮猪。”

  余一尘没有德怀恩-韦德那么能忍,他的拳头在下一秒钟就出现在对方的脸上。

  美国南部各州歧视本来就严重,而且南部人民都尚武。要不然美国的南北战争,南方不可能在没有工业、人口匮乏同时被英国封锁海洋的情况下,始终可以在正面战场战胜北军。

  余一尘也没给对方机会,第二拳打出,对方就已经倒在了地上。

  斯马什-帕克早就想动手,之所以一直克制,主要是对方人多。现在余一尘率先动手,斯马什-帕克也不再保留。

  双方混战的时间持续很短,一个身高至少两米,腰围至少1米7的大胖子黑人大胖子走过来,他把右手的自动步枪往桌上一拍,道:“我觉得你们应该停手,否则我会开枪。”

  余一尘最先看到枪,所以他最先停下,并且喊道:“这群白皮肤的家伙不肯停手,你开枪教训他们一下吧!我们都是被迫还击啊!”

  战局分开,胖子道:“我们是在这里谈赔偿,还是到警察局谈赔偿?”

  “警察局。”

  “就在这吧!”

  想去警察局的是那群白人,而要求就地赔偿的是余一尘他们。

  最后他们还是到了警察局,警察看了一下他们的伤,问题都不算大,最严重的一个是被余一尘扔进垃圾桶的小个子,他的脸上很多划伤。

  双方直接决定和解,毕竟谁也没心思去打官司。

  警察也不准备把这个小事当成一件恶性的公诉案件来处理,双方愿意和解,他们也就稍微从中调解一下。毕竟双方的来头都不小,闹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。

  余一尘跟德怀恩-韦德走出来的时候,余一尘才知道,对面领头的家伙叫克里斯-卡帕,他是今年美国好声音人气非常高的一支乐队的主场。

  “他们的乐队今天都在?”余一尘问道。

  “除了吉他手,其他人都在。”德怀恩-韦德说道:“被你扔进垃圾桶的是他们的贝斯手。”

  余一尘摇摇头,道:“无所谓,都是小事。”

  “有我顶着没有事。”德怀恩-韦德道。

  余一尘也没想到好好的庆功宴会变成这个样子,他回到家里,推特上已经开始流传他们在酒吧的打架视频。

  “所以,你觉得这是小事?”江海琼问余一尘。

  余一尘道:“都打完了,还能怎么样?”

  那支乐队“蔓越莓”,走的是轻摇滚和民谣的风格,余一尘喜欢这种风格的音乐,但听音乐也就只图一个热闹而已。

  晚上,这支乐队的所有人都开始在推特上控诉余一尘的粗暴。

  在酒吧的灯光下,余一尘作为黄种人,还是比较白的黄种人,他的脸是看的最清楚的。同时作为全场最高之一的存在,余一尘的目标还是足够清晰。

  另外,德怀恩-韦德名气太大,其他人名气太小,余一尘的名气刚刚好。

  余一尘把手机扔给江海琼,道:“最近手机你接管。”

  “你!”江海琼怒视余一尘。

  遇到事儿了,余一尘把手机扔给了江海琼,很明显是要江海琼去处理事情的。

  然而余一尘还没躲远,他的手机就响了,一看来电显示是丽娜-伯恩斯。

  余一尘撇撇嘴,道:“我先接一下。”

  对那个经常保持着冷脸的女人,余一尘越来越烦,对方这个时候打来电话肯定就没有好事。

  “你又惹事了。”丽娜-伯恩斯道。

  “我觉得你应该先找德怀恩。”余一尘开始甩锅。

 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,然后才道:“你们受伤没有。”

  余一尘道:“我一点没受伤,德怀恩也没有,我们这种体格,欺负他们不跟玩似的。戴奎恩(库克)的手臂有一点划伤,马库斯(班克斯)打人的时候捏拳不紧,受到一点反震伤害。”

  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丽娜-伯恩斯说道:“这件事你不要说话,球队会处理好的。”

  “不让说话。”余一尘对江海琼道:“那我还是自己带着手机吧!”

  江海琼摇摇头,道:“希望这件事不会影响我们与挪威邮轮公司的签约。”

  ……

  次日一早,江海琼带余一尘去了挪威邮轮公司,上午挪威邮轮公司的工作人员就带余一尘去参观了他们的码头。

  甜水码头是美国吞吐量非常大的一个码头,余一尘看过许多电影里都有上世纪码头的样子,现在的码头到处都是大吊车,现代化的设备方便卸货。但码头仍然需要许多的搬运工。

  余一尘倒是见到一个让他印象比较深的人,余一尘对他的第一印象是长相,余一尘觉得黑人大多数很丑,而这个人比一般的黑人都黑,而且还长的非常丑。余一尘会看他第二眼,主要是因为他的力量要比其他人大。因为他搬的东西比别人都多。

  余一尘也没多看,他在码头参观过以后,就去了挪威邮轮公司的办公楼。

  楼里的冷气让余一尘舒服了许多,他这才缓过劲来问道:“那些码头工人这么热的天不会中暑吗?”

  “我们的福利很好。”负责接待余一尘的小哥说道:“会尽可能的保证他们的健康。”

  余一尘想到了美国的强大的工会体系,底特律都快被汽车工会搅和破产了。有这么强大的工会,基本上不用担心美国工人的身体健康和福-利。

  合同的谈判方面由江海琼出面,余一尘坐在一边旁听,基本上他插不上嘴。

  余一尘这才知道现在的邮轮公司基本上都是两块业务模式,一个是运人,另一个是运货。

  运人的现在应该叫做游轮,因为现在坐船出海的人基本上都是去旅游的,这种船不可能运货。而以前,轮船还作为一个比较主要的交通工具时,运人的同时还会携带大量的信件,所以这些公司都被称为“邮轮。”而这个名称,也就一直保留了下来。

  挪威邮轮公司希望余一尘代言,一方面是寻求更多的华夏市场,另一方面还想寻求华夏方面的投资。

  挪威邮轮公司显现出来了他们的诚意,他们一句没提昨晚余一尘跟队友们在酒吧打架的事。像余一尘签球鞋合同的时候,那几家都抓着一个破“预言”疯狂砍价,挪威邮轮公司在这方面做的显然要好很多。

  最终,价格被确定在税后700万美金一年。余一尘在夏季联赛的优秀表现,让他的代言合同升值不少。

  挪威邮轮公司决定明天召开新闻发布会,今天他们在公司的食堂吃了一顿工作餐来庆祝。

  挪威邮轮公司的食堂档次非常高,附近一些小公司的员工请客吃饭时,都会来挪威邮轮公司的食堂。余一尘他们在食堂最深处的包间,环境非常出色,而且菜的味道也很好。

  酒足饭饱余一尘很江海琼准备离开,今天余一尘又有一笔大收入进账,而且中午吃的舒服,所以他的心情显得非常不错。

  从停车场出来,余一尘建议再去码头转转。“那里的集装箱,太壮观了,从码头绕回去吧!”

  对余一尘的这个要求,江海琼自然没有意见,她开车从码头绕了一圈。开到最角落时,余一尘突然喊道:“停车,停车。”

  “怎么了?”江海琼道。

  “篮球的声音。”余一尘道:“开过去看看。”

  这么热的天,大中午打球,如果对篮球不是真爱,是绝不会打球的,所以余一尘很感兴趣。

  其实篮球场距离他们不远,开车拐个弯就到了。

  余一尘把车窗摇下来,看清了那个正在打球的家伙。这个人就是今天让余一尘特别注意了几眼的码头工人。

  “他看起来很年轻。”江海琼说道。

  “这你也能看的出年龄?”余一尘惊诧道。

  余一尘对黑人的年龄几乎没有分辨能力,像格雷格-奥登那样的,说他50岁余一尘都信。

  江海琼毕竟在美国呆的时间久,她在美国的生活经验和经历更加丰富。

  “过去看看。”余一尘道:“跟他聊聊。”

  篮球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共同语言,一个对篮球是真爱的家伙,余一尘很想结交一下,如果他有困难的话,余一尘或许也可以帮助一下。

看过《内线为王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