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五代争鼎 > 第三章 帮凶

我的书架

第三章 帮凶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翌日清晨,一骑飞驰于南海县子城内的青砖大道之上,扬起一阵细尘。

  “驭!”

  刘陟一把扯住缰绳,将坐骑勒于南海县衙之前;然后松开了已被汗水浸湿的缰绳,转而擦起头上的细汗。

  二月时分,天气还有些寒冷,刘陟出汗自然不是因为热,而是心中尚有余悸——原主身体对于驭马的条件反射还在,但他自己却没一点控马的意识和经验,所以这一路骑来都很难适应。

  可再难适应也只能硬着头皮骑马;否则让刘隐看出什么端倪,就不如昨日那么容易蒙混过去了。

  尚未等他下马,一个人影已经迎了上来,“谘议参军,下吏在此恭候多时了。”

  刘陟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,便循着声音望去,发现是昨日的经学博士后,从怀中取了印信道:“节使命我领南海、番禺二县县尉,劳烦你引我去衙中,以便召集属吏。”

  “谘议参军,这...这县尉属吏......”那博士脸上陪着笑,指向自己,“止有下吏一人了。”

  “什么?莫非其他属吏被另一位县尉占了?”刘陟昨夜恶补了些关于县衙行政架构的知识,了解了南海县乃是上县,设有两名县尉,才有了这一问。

  “谘议参军有所不知,节下为节省开支,将附郭广州的南海、番禺二县官吏汰撤了大半,平日这两县的政务,皆由幕府、州衙处理。而如今南海县常设的吏员,只剩身兼六曹司佐、典狱、经学博士的下吏;官员则不常设,只有征收夏秋两税时,州中会遣人来兼领县丞、县尉。”

  这博士的一番话,倒是让刘陟对清海节度糟糕的财政状况有了更深刻体会;同时他也觉得,这次去征税,绝不是什么容易的差事。

  本着多个人多份助力的原则,刘陟又问了一句,“那照例的话,番禺县应也有一小吏吧,此人现在何处,我今日急缺人手,速速把他召来。”

  “这番禺县的县衙,都被节下当做饷钱抵给了那些军头,哪里还有什么属吏;倒是本县不领俸的白直,虽被县丞带走了大半,但也还有三五个,下吏这便把他们喊来。”

  “罢了罢了,”刘陟瞟了眼县衙大门旁立着的那匹孤零零的瘦马,摆了摆手,“那些白直又不曾配马,等他们走到,天怕是都黑了,你赶快去取来相应册籍文书及称重计量的公器,随我下乡入里。”

  一个时辰后,刘陟驻马于一个微微隆起的土坡之上,扬起马鞭指着半里外的一处村落道:“冯全乂,这便是你所说的郁右里?”

  冯全乂自然是那经学博士的名字,他听到刘陟询问,立即回了个“正是”,然后取出所带册籍,“此里有户二百四十三,所欠税款……”

  刘陟倒是没顾上听这些数据,他的注意力已被村口聚集的数十人吸引了,那些人大多身着茶白色缺胯袍,腰间俱挎着刀兵,看上去应是一队军士。

  “过去看看!”话音刚落,刘陟已催动座下马匹,冯全乂只得赶快收拾好手中书册,纵马赶上。

  一箭之地,转瞬即至;还没等村口众人问刘陟从何而来,他已迎着那些人疑问的目光率先发问,“不知各位是哪营军士,来这偏乡僻里有何贵干。”

  “牙外马步军都指挥使亲兵都!”

  数十军士中传出一声干脆的回应,随后那些士卒散向两侧、让开一条路来。一位弱冠年岁的军官缓缓走出,上下打量了一番刘陟的官服,目光顿在了他的脸上,像是对县尉如此年幼有些惊讶。

  “都头秦彦彰,不知阁下.......”

  “南海尉,刘陟!”刘陟回答的干净利落,并未因自己形单影只而输了气势。

  正当二人目光相互试探之际,一老叟跌跌撞撞从秦彦彰身后爬出,祈求道:“县尉,请县尉为郁右里百姓做主!”

  姗姗来迟的冯全义见地上伏着个六七十的老人,立即翻身下马扶起了他,一番交谈才知:此人乃是本地里正,因阻挠这队军士入村征税,被他们拿了。

  属吏已至,刘陟心中更是不怵,他声音又高了一分,“收赋征税,乃是州县政务,何时轮到官军插手!”

  “你一县尉,从九品的芝麻小官,也敢……”一军吏见刘陟这副态度,正要呵斥,却被秦彦彰止住;他指着村子方向让开了路,“既然如此,那还请刘县尉尽快收足去年所差税钱,好补上军中缺额。”

  初番交锋略胜一筹的刘陟漫不经心应了一声,双腿轻夹马腹向村中骑去;那里正见此,瘫在地上喃喃道:“说了轻税减徭,却是一厘不少;去年饿死了十几口,不知今年几家绝户,几家为奴。”

  甫一进村,刘陟便看到几个小儿在村头树下嬉戏,口中还反复囔着什么:“官家征布,小民绝户;官家纳粮,饿死耶娘......”

  这几个孩童嬉闹的笑脸与他们口中的残酷现实形成强烈反差,令刘陟心中一堵。

  跟着刘陟入村的不止冯全义,还有领着七八个亲卫的秦彦彰;刘陟还未质问他们为何跟来,秦彦彰就已解释道:

  “这一村数百户人家,怎么也得补交上个百十贯税,一贯钱便是六斤四两;若是收得粮食、布帛,则更不便于携带,县尉不需要在下帮忙么?”

  刘陟暗道自己考虑不周,只能捏着鼻子认了;而后喊了冯全乂下马,二人对着带来的册籍,一家一户清点。虽说是遇到好几户不得不将口粮、春种作税上缴的人家哭天抢地,但整个过程还算得上大体平稳。

  辛苦数个时辰,二人的马背上已尽挂着装满钱帛、米粮的布袋,就连跟随的军士手中都拎有不少粮袋,全里的秋税基本补征齐全了。

  刘陟靠近最后一户人家,正要敲门;一个青年男子推搡着一个稍长他几岁的孕妇往门外走来,边走边说着:

  “快些吧嫂嫂,要是来不及把它卖些钱财,家中口粮都要被收去,到时候一家五口都得饿死。”

  看这这二人空空如也的双手,刘陟不禁心生疑窦,自言自语道:“什么都没带,这是要卖些什么?”

  那青年男子闻言面上无光,背过身去;而孕妇已经是泪眼婆娑,她无奈的指了指隆起的小腹,后竟忍不住抽泣起来。

  刘陟猜到了些什么,但又难以置信,回头望向冯全乂;后者心领神会,靠上来耳语,“参军,这便是‘指腹卖’,先立下字据将胎儿卖与富户得钱,待临盆之时,便去富户家中,直接将孩子生予他家为奴,若是个死胎,还要一直生,生出个活的才……”

  “世上怎么会有如此荒唐之事,我替你交了这税!”

  那孕妇还没来得及高兴,就被秦彦彰泼了一盆冷水:“县尉倒是慷慨,就是不知这邻里百姓知道了此事,会不会纷纷到县尉面前跪着,求阁下帮他们纳税,而阁下又能帮几人纳税?”

  刘陟三步并作两步赶至秦彦彰身前,压低声音用商量的语气说道::“秦都头,请你不要声张…”

  谁料秦彦彰一反常态,直接驳了他的话,“少一文也不行,你替她交了我也要再从她手上收一回!”

  “如今清海军的节帅乃是我兄长,与我方便一次,将来必有重谢!”

  秦彦彰却丝毫不惊讶,指着刘陟的袍子讥笑着,“身为县尉却穿着一身五品官的绯色官服,我早早的就猜出你不是一般人,不然哪会对你那么客气。”

  而后他竖起食指晃了晃,“不过小衙内你可听好了,家父可是统领本镇两万牙外兵的马步军都指挥使,你的面子,我——不——认——”

  刘陟没想到自己最大的底牌也无济于事,一时语塞,但他又不忍心看着那孕妇卖儿,形势比人强的局面下只好放下身段、抱拳恳请,“算我求你,给他们一条活路吧。”

  “他们要活,又舍不得孩子,那自己卖身为奴不就行了?主人定不会看着他们饿死。”

  秦彦彰一面说着,脸上一面渗出狰狞的笑容,“这般想卖身为奴,便能卖身为奴的生活;不比河东、河北、中原那些死后都不得安生、被制成米肉的蚁民们,好上百倍、千倍?”

  这一番话回响在刘陟耳畔,激地他双拳紧攥、指甲嵌入肉中,整条手臂也因用力过猛而颤抖;他暗暗告诫自己绝不可以卵击石,一连深吸了好几口气,才把怒火压制下去。

  等到刘陟再转向那户门前时,叔嫂二人已经拿着一袋钱回来了,应是觉得别无出路,做了那“指腹卖”的交易。

  刘陟不忍卒视,正要吩咐冯全乂赶快收完最后一户人家的钱,却又听到了秦彦彰那恼人的声音:“《律例》有云:甲一领及弩三张流二千里,这户人家院中,怎么晒了一副纸甲?来人,给我拿下!”

  “这副发霉的纸甲,是家中先祖父的遗物,”那男子扑通一声便跪下了,边叩着头边求饶,“不是私藏的甲胄,还请各位官健网开一面。”

  秦彦彰丝毫不动容,冷冰冰的问了句,“你祖父是做什么的。”

  那孕妇也顾不上自己的身子,一并跪下解释:

  “咸通五年,阿翁(公公)与翁父应安南的高都护(高骈)征募,随讨入寇交趾的南诏蛮,翁父战殁于南定,尸骨无存,阿翁只带回了他战前换下的半裆纸甲回来......”

  “哈哈,原来是个整日做着封侯梦的傻子,结果只消一仗,便被南蛮宰了,”秦彦彰赶忙吩咐要去取那纸甲的军士,“别拿这蠢人的东西,晦气!”

  此番言论引得众军士纷纷应和;在这一刻,那名三十多年的前死于国事的老卒,仿佛成了天底下最不堪的人。

  心中本就憋着一股气的刘陟,终于被这帮兵(和谐)痞的言行压垮了最后一丝理智,破口骂道:“卫疆土、殉国家的忠志之士,自然不及你们这些有爹生没娘养的孬货聪明!”

  “你说什么!”秦彦彰一个箭步冲至刘陟身前,直接将其放倒在地;而后径直坐在了刘陟身上,单手箍着他双手,脚上的长靿靴更是结结实实地印在了刘陟脸上,“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,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。”

  一旁的冯全乂见上官有难,也顾不上自身安危,随手就抄起一根扁担冲向秦彦彰,结果被旁边的牙外兵一招放倒。

  刘陟年岁比秦彦章小了六七岁,又不曾在军中打熬过,无法挣脱束缚;他不顾脸上火辣辣的疼,继续骂道:“我本以为你们只是有些跋扈,尚可以晓以忠义;却没想到你们心都烂透了,沤成了一堆猪屎狗粪。”

  出了口气的秦彦章倒是冷静了下来,暗自忖道:

  虽说我不用十分顾及节帅的面子,但要是真伤了这衙内,手下的兵卒怕是没几个会因这个原因与节帅作对,倒是更有可能直接缚了我这罪魁祸首邀功。毕竟其他都虞候、兵马使也能替这帮丘八争钱索饷,不必非得靠着我父亲。

  考虑到这一层,秦彦彰收了踩在刘陟面门上的脚,回到一众下属身边。

  身边军吏趁机提议带走刘陟二人收来的税钱,却被秦彦彰拒绝;他故意用刘陟听得到的声音向身边亲卫解释:“他们千辛万苦收回去,到时候还不是得一分不少发予军中;我只要想到这衙内百般不愿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,就十分畅快。”

  “走了,收队回营!”

  说罢,引着一众士卒扬长而去。

  挣扎着起身的刘陟心中苦闷、不甘、委屈与愤怒交杂,他气急之下竟发疯似的锤起地面,锤得满手尽是鲜血,头上的青筋也因那双瞪地通红的双眼而暴起。

  身上的疼痛与遭受的侮辱于刘陟而言,不过是苔藓之疾;真正让其感觉的绝望的,是他发觉自己不得不充当这些骄兵悍将压榨百姓的工具。

  几个兵将,骂也就骂了;但要是少发藩镇兵一丁点军饷,以都指挥使为首的军头绝对能在这上面大做文章,煽动士卒作乱。藩镇兵不会因长官被辱骂而跟藩镇节帅闹翻,但绝对会愿意为财帛跟节帅兵戎相见。

  刘陟十指狠狠地抓着身下已被鲜血染红的黄土,疼痛的刺激让他的眼神渐渐恢复清明;忽然,刘陟猛地抬起头望向秦彦彰消失的方向,

  “这天下病了,病的很重......”

  “我,要治好这汉家江山的沉疴!”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