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五代争鼎 > 第二十五章 军械的问题

我的书架

第二十五章 军械的问题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经过刘、冯、李三人又一番严密的商议,刘陟放弃了自己营垒外立木栅的需求。因为木栅对于营垒的防护性并无提升,还可能引得假想之敌火攻;去掉木栅不但可以省去伐木的时间,新的外壁还可以修成与城池一般的斜面。

  新营外弧长约六百步(约合900米),刘陟要求的一丈半高,可由五人并行,就需要六尺宽(1.8米);根据“下阔与高倍,上阔与下倍”的原则,高度直接直接被冯全乂定在了两丈四高(7.2米),远远超过了刘陟需求的一丈半,相应的下底则是一丈二宽(3.6米)。

  而一人一日可筑土二丈(约0.73立方米【注】),粗算之下,要两万人全力劳作一天才能完成筑土。

  当然,这只是理想状况,实际上由于新卒未经训练,每日之工要打些折扣;一次性调配万人施工,难免有用工浪费;加之营外沟壑、辕门、营内分区的木栅、厕坑等,万余人足足劳作了五日,才将新大营立成。

  新营既已立成,那配套的军械、旗幡等也可以领回自己保管了;于是刘陟点了五六队士卒、与冯全乂一道往着广州的武库赶去;毕竟自己这龙骧军的万余军士,尚处于赤手空拳的状态。

  广州武库的大门处,数十辆盖着幕布的驴车装得满满当当;刘陟刚一到此,就望着数位武官被一青袍小官送着出门,那官脸上陪着笑、身体弓地都快成了虾米一般,谄媚之态毕露无疑。

  为首的一位武官,将走之际发现了前来的刘陟,向其挑衅地嗤笑一声,而后引着车队扬长而去。

  刘陟不用想都知道,这群人定是牙外军的一部,暗道他们格局不大,只会弄点这些不入流的手段;而青袍官自然也见到了刘陟,他倒是恭谨多了,厚着一张脸迎了上来:

  “下官林禹,乃是司仓参军,敢问阁下是哪一军的将校?”

  “司仓参军虽只是个从七品下的小官,但却掌仓廪府库之重,绝不是什么闲职;广州那么多仓库,你怎么就偏偏在此,莫非是以这武库为家了?”

  刘陟的话里明显带着分挤兑,脸更是撇向驴车离去的方向,都不拿正眼瞧那司仓参军一眼;对这刚刚谄媚之人的鄙夷,就差指着林禹鼻子说出来了。

  但鄙夷归鄙夷,正事还是要办的,冯全乂越过刘陟,回道:“此乃龙骧军都指挥使,在下则是军中判官,此行是来领取军中应发的军需;但请林司仓行个方便,将这军需从速交付。”

  刚刚面对刘陟的冷遇,林禹不过是讪笑了下,可冯全乂这么一问,他脸色立马垮了下来,支支吾吾地:

  “原来是新领了龙骧军军主的谘议参军,这......这、这兵杖、衣甲......”

  见这司仓话都说不利索,刘陟更加烦躁:“你是周昌还是邓艾,连好好说话都不会了么。”

  “谘议参军,还请先进去稍歇,下官遣人引着这位判官去清点物资;”林禹连忙匿了脸上的惊慌,然后试探地向刘陟问道:“谘议参军意下如何?”

  刘陟也不再言语,先回头示意随行的士卒将坐骑照料好,然后手一背、自顾自地进了武库大门。

  林禹顿时松了一口气,招来佐吏嘱咐了一番,接着三步并作两步追上刘陟,帮其引路。

  入了武库公堂之后,刘陟坐了良久,连饮子都喝干了两盅,也没等到冯全乂回来;他正欲去寻自己的这位属官,却见后者怒容满面地进了屋内。

  “德操,怎么这般表情,”刘陟“唰”的一声站了起来,指着那司仓参军,“是不是他的那些属吏刁难你了。”

  冯全乂罕见地没接刘陟的话,矛头也直指那司仓,“林禹,你可知道你犯下多大的罪过!”

  而后他径直指向陡然色变的司仓参军,吼道:

  “按照规矩,所有请领的铠甲,其叶片的数目、行数多少,都要在铠甲的前胸上标明;战袍也要称好斤两,写明在战袍背面;至于刀枪,更是要量好尺寸长短。”

  “这些军资,都要记录成册;哪怕稍有不符,验收都不算合格;而你们,做的是什么混账事情!”

  “几乎每一领铁甲,别说行数、数目,甲叶都有半数生锈;穿甲的皮绳,要么被虫鼠之类的啃烂,要么被刀剑斩断。”

  “而皮甲或是发霉、或是被刀痕枪孔扎成了破烂,也是没有一副完好;还有那锈刀断枪,有一件能堪大用的么?”

  “拿着这些兵器、甲胄,若是真的作战,你要我部军士,去白白送命?我要立即奏明节帅,治你的失职之罪!”

  听清楚来龙去脉的刘陟脸色更是铁青,他不由地紧握自己腰间的障刀,眼神死死地锁在已经满头大汗的林禹身上,冷冷地逼问道:“说说,这是怎么回事。”

  候了半晌,两人也没从颤颤巍巍的林禹嘴里,听到个所以然来;刘陟提起刀鞘便是一扫,将茶盅击向地面、摔了个粉碎,斥道:

  “刚刚牙外军的人,领了那么多车的的军械,你连眼睛都不曾眨过一下;当时眉宇间的神色,也恭敬地有如侍奉自己耶娘一般;现在轮到我龙骧军来领取军资,你却只给了堆破铜烂铁。”

  “怎么,欺我年幼!”

  言至此处,他怒气更盛;竟直接用大指顶开了刀格,一丝刀光瞬间就闪进了那司仓的眼中。

  林禹本就是个胆小怕事之人,哪见过这种威逼,腰腿一软,直接从椅子瘫坐到了地上,惊魂未定道:

  “不是下官不给谘议参军那些质量上乘的军械,实在、实在是库中好的兵器、铠甲,已经所剩近无......”

  “怎么会没有!”刘陟陡然喝断了林禹的话,将抽出的一寸刀锋压回鞘中,“节帅跟我说的好了,库中军械先前就有富余,他已预先留给了我;莫非——”

  “你将我龙骧军的东西,给了那牙外军的人!”

  “是...是经下官手中给出去的,可...可这也是奉命行事;若是没有上命,下、下官纵是吃了熊心豹子胆,也不敢私放军械给那位牙外军的都虞侯。”

  冯全乂调整好了情绪,余光睨着林禹,抢着刘陟之前询了一句,“谁的命令!”

  “节度幕府、幕府的杨判官。”

  知道了“罪魁祸首”是谁后,刘、冯二人的反应竟出奇一致:直接舍了这司仓参军,向外走去。他们要去向杨洞潜,讨个说法!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【注】每一工日筑二丈,出自《太白阴经·卷五预备·筑城篇》,实际理解下来应该是二十立方尺,约合0.73立方米。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