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五代争鼎 > 第三十章 黄泥掉进裤裆里

我的书架

第三十章 黄泥掉进裤裆里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那二十骑转瞬间就掠过了刘陟所在的营门空地,涌向被木栅栏隔出的营街,竟做出一副要直冲中军大营的样子。

  牙外军骑卒公然违令就已经让他怒不可遏,更何况这二十人还欺身而过,试图冲营。刘陟岂能容忍,当即怒喝一声:

  “愣着干嘛,给我全部拿下,若是漏了一人入中军,军法从事!”

  骑马之人跑得再快,也快不过声音;军令既出,战鼓随之擂起,进而望楼处的旗兵旋即招摇出六只队旗。

  营街的东西两边,分别是左前军营、右虞候营的营地;他们营中各有三个集结好的大队随旗而动,顷刻之间已围堵在了营街北口。

  望楼之上,赤皂两旗相交,六个大队见此便开始三三合一,并成两个前后五排、各一百五十人的密集方阵;方阵内兵与兵之间,靠地几乎是摩肩接踵。

  密如据马的阵型构成了一道铜墙铁壁般的防线,将仅有十五步宽的营街塞地水泄不通;这种密集步兵阵型,具装甲骑硬冲尚得付出不小的代价,二十个轻甲游骑又怎敢直突。

  一见形势不对,他们立即打马而还;刘陟哪里会给这二十个人“一进一出”的机会,早就将辕门口的戍门士卒召到身前,列起枪阵把营街南口也给堵了个结结实实。

  至于秦彦彰与那个虞候,更是没落得什么好果子吃,被五六个龙骧军军士一拥而上擒下,死死地摁在了地上。

  被堵在南北长二百步左右的营街之中,那二十名骑卒不敢轻动,停在了营街正中,有些不知所措。

  占了绝对兵力优势的刘陟自然不会拖拉,他三步并作两步直趋战鼓之侧,径直夺了一旁鼓兵的重槌,“咚、咚、咚”地擂起了两面进军合围的鼓令。

  “杀!”

  回应刘陟鼓声的,是数百人一同喝出、有如万钧雷霆一般的怒吼;两边数百人贝联珠贯地徐徐而进,落踵声搭配着重鼓的鼓点,一锤一锤敲在了那无处遁逃的二十人心头。

  此时牙外军的骑卒,就像坑洞内被两排钉板同时逼仄的硕鼠一般,慌地六神无主,哪里还有刚刚半分神气!

  如此强大的威压之下,两边的枪阵才只行到一半,骑卒之中就有人承受不住;一人率先下马跪膝、连番叩首。

  有第一个跪降之人带头,剩下十余人纷纷有样学样;一眨眼的功夫,马背上竟然连一个人不剩,全部俯首贴地,以乞活命。

  秦彦彰被压地动弹不得,废了好大的力气才的拗过头来、侧出了口鼻,而后他立即连呸几嘴,吐出了嘴里进的泥沙。

  接着他瞥见近在咫尺的虞候,意识到亲兵骑马入营是这人下的命令,于是骂道:

  “你这蠢货,是犯了什么癔症,未经请示便敢私自下令!不过区区一个虞候,仗着我父亲器重,便以为自己是都虞侯了么?”

  那虞候却是一动不动,连脸都依然正抵着地面,就仿佛没听见这话一般,秦彦彰哪里在自己人面前受过这种冷遇,又要再骂,却听见一声冷哼:

  “这群腌臜泼才留有何用,拖出辕门,全部斩首。”

  “刘...龙骧军都指挥使!”秦彦彰生生把那个“陟”字吞回了肚子,改了称呼,用商量的语气哀求道:“可否看在牙外军的面子上,放了他们一马?”

  “放了他们一马?”刘陟复述着这句话,踱至秦彦彰近前,半蹲下去,嘲讽道:“牙外军的面子,可——不——够——”

  他此时无论是说话时神态,还是说话的语气,都与当初秦彦彰在郁右里拒绝其哀求时,如出一辙!

  当然,刘陟执意要杀这二十个丘八,倒不是为了争口恶气;而是这二十人,已经触及到了他立军的根本。

  龙骧军自成军以来便最重军纪,练军三月有余,因触犯军规而被斩首的就有近二百人,军令由此言出必践。

  今日要是对牙外军士卒网开一面,那就是毁了自己的金字招牌;用两百条人命才铸成的铁血军律,顷刻之间就会变成一张废纸。

  不患寡而患不均啊!

  骑马冲营举动表面上看起来仅为意气之争,但实际上,乃是诛心之策。

  听闻自己要被斩首,那二十个骑卒或是大哭、或是讨饶、或是干脆破口大骂;可等到二十个手持长刀的刀斧手就位后,就只听得见他们的乞求声了。

  见龙骧军这是要动真格的了,秦彦彰只能试着威胁道:“刘陟,你若杀了我这二十个亲兵,那跟我牙外军二万余将士,便是结下了解不开的梁子!”

  刘陟猛挥了几下手掌,将面前趴着之人的面门拍地“啪啪”作响,不屑一顾:

  “呵,我就是斩了你的头,也只不过会跟秦武兕成个不死不休的局面;就你们父子,也配代表牙外军?”

  两人这说话的功夫,行刑的刀斧手在冯全乂的督促下可是一点没停;挥刀落斩之间,丝毫不拖泥带水。接连响起的十余道砍肉断骨声,更是听得人寒毛直竖。

  紧接着便是数十道喷天而起的血柱,将整个辕门都染红了一大片,也让在场见证、参与的诸人,神色一凛。

  只有面皮还贴着地面的虞候与众不同,他听到因头、身接连倒地而产生的闷响,脸上居然出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;然后他突然动了下脑袋,撇过嘴来:

  “都长,军主先前吩咐我们不必今日便回;要是被扣留在此,怕是两日之内,都无人知道我们遭此险衅!”

  这话把刘陟瞬间听愣了,他怎么也想不通,为何这么傻的人,还能在亲兵之中做个小校。

  秦彦彰本已经吓得胆寒,随后更是被这一句气地脸色铁青;但他又怕大声说话惹怒刘陟,低埋着头不敢作声。

  冯全乂若有所思,将刘陟拉至一旁,建议道:“都指挥使,此时将他们放回去,秦武兕必定不会善罢甘休。不如先扣押他们一两日,我们看能否思索出一个应对之策。若是今日想不出来,明日就禀与节帅,也好让节帅帮忙斡旋。”

  刘陟觉得这话说得在理,微微颔首,差人将这二人押了下去。

 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…………

  明月高悬,时间已至子时;刘陟于帅帐中安睡,枕旁则摆着自己的头鍪,兜鍪的空腔正对着其右耳。

  突然,一阵异响由兜鍪汇集入耳,刘陟立即惊地睁开双目;他掀开竹席、抽出榻下暗格内藏匿的横刀,低吼一声:

  “是谁?”

  一个黑影钻入帐中,刘陟看地有些眼熟,借着照入帐内的一缕月光,终于看清楚了来人——冯全乂。

  后者急声说道:“都指挥使,大事不妙!”

  “何事?”

  “秦彦彰死了!”

  “什么?”

  刘陟登时睡意全无,脑袋里只剩一个念头:这下是黄泥落进裤裆里,不是屎也是屎了!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