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五代争鼎 > 第三十三章 幕后黑手

我的书架

第三十三章 幕后黑手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南海县西,牙外军右厢驻地,居中的右厢都指挥使大帐之内;杨复敬斜倚在主位之上,炎热的天气蒸地他哈欠连天,但这并不妨碍其听候帐内下跪之人呈报事务。

  “都指挥使吩咐的事情已经办妥,下吏前来复命。”

  说罢后那人才敢扬其头来,将交割文书呈上;文书上赫然印着龙骧军的军印,此人俨然就是——清晨去龙骧军大营押送甲胄那位军典!

  杨复敬骤然坐正,猛地将手中扇风的蒲扇往扶手一拍,“你没有出什么纰漏罢,回来的路上,可曾注意身后有无他人跟踪。”

  这阴狠的声音惊出军典一身冷汗,他急忙又低下了头,声音更加恭顺:“都指挥使,下吏再三确认,并无可疑之人尾随;且下吏特意穿城而过,为的就是假装去节帅处复命。”

  “蠢材,自作聪明!”这话令杨复敬怒不可遏,直接将手中蒲扇砸向那军典,“六月的两税到今日都未征毕,节帅引着一干幕府僚佐各自视察乡里,你去节度使署晃一圈,那不是‘脱了裈袴排矢气’!”

  “滚出去,自己到军正那里领军杖四十!”

  听到这惩罚,那军典反而如蒙大赦,口中更是连声道谢,后退着出了帐帘。

  军典刚出帐帘,一甲胄完备的年轻军官接踵而至;他拾起地上的蒲扇,恭谨地递了上去,禀道:“大人,本月之军俸已经全部分发给了官健。

  听着这声“大人”,杨复恭刚扇了几下的蒲扇又停了下来,接着便训斥起侄子,“杨超,我三令五申让你在营中要以军职称我;‘违将军一时一令者皆斩’,你要以身试法吗?”

  “叔......军主,”杨超见叔父动了真格,忙不迭地改口,并端正了认错态度,“末将鲁莽,还请军主责罚。”

  “责罚?”杨复敬冷哼一声,冷脸指向帐外,“那你就跟着刚刚那人,也去领四十军杖!”

  杨超没想到叔父连个台阶也不给下,瞬间就愣在了原地;而见侄儿这点担当都没有,杨复敬心中更是烦,斥道:“没事就滚出去,别在我跟前摇来晃去!”

  踌躇再三,杨超还是没有离去,问出一句,“军主,末将还有一事不明......”

  “你不就是想问,为什么我要主动向节帅提出,将五百副盔甲转与龙骧军。”

  不客气地打断那问话后,杨复敬向侄子招了招手;待其靠到近前,他立即狠掴了杨超一掌。

  “不成器的东西,整天盯着那点蝇头小利;看你这辈子、掌个一军两千多人也就顶天了,跟那独自编立一军的小衙内比起来,简直如猪狗一般!”

  发泄了酷热与烦躁带来的怒火后,杨复敬心情平静下来,反问向侄子:

  “我动用左厢的暗子,将杀秦彦彰的账算到了刘陟的头上;你难道以为这样,秦武兕便会直接聚兵作乱?”

  杨超有些摸不着头脑,眼球更是转来转去;脸上就差直接写着:“难道不是如此吗”这几个字了。

  “你也太高看那姓秦的了,这牙外军上下两万余官健,只要节帅不赊其钱、不害其命,他们没一个想与、敢与节帅作对。”

  “别说死了秦彦彰,就算秦武兕被杀了,他们也无动于衷;只要节帅军俸可继,牙外军无人在乎谁为军主!”

  心还悬着的杨超大气都不敢喘,试探着问了一句:“那军主为何一定要设计让秦彦彰死在龙骧军中,偏偏还不将这个消息告诉他爹呢。”

  “若是昨夜就告诉他,恐怕秦武兕的首级,今日已经挂在龙骧军营门之上了!”

  “那姓秦的昨夜能从右厢拉出一千人去攻刘陟,便已经殊为不易;这帮精明的丘八,不可能为了军主的冲冠一怒便打生打死。”

  说到此处,杨复敬瞥了眼侄子,见他还是不明就里,继续解释道:

  “刘陟见秦彦彰不明不白死在自己军中,肯定会尽快向节帅禀报;若是节帅真的知道了这事,我们这番设计,就化为了泡影;甚至会因煽动军士,引来杀身之祸!”

  “所以大人先前向节帅提出将盔甲分与龙骧军,想以送甲做掩护,向刘陟传达‘节帅已洞悉阴谋,并将动乱平息于萌芽’这个消息;以瞒天过海,让刘陟短时间内不去寻节帅核实?”

  见侄子终于开窍,杨复敬舒了口气,不但没有追究其称呼不对,还指了指身前的胡床让他坐下,又续着说:

  “我也是无意之中听说刘陟向节帅讨要铠甲,有这个原因在前,送甲的事情不是更加顺理成章么?至于那暗号,节帅也提过其弟曾学《论语》全篇,我就姑且一试;不过现在回想,倒是有些画蛇添足了!”

  杨超听得啧啧称奇,却想到一处漏洞,“可如若刘陟心中还有疑虑,在我押送队交接之时便派人与节帅印证,那不就前功尽弃了么?”

  像是早料到侄子会有此问,杨复敬不紧不慢地说出了他的盘算:

  “南海有五门:北面的斗南楼,平日根本不准行人;南边的双阙门乃是水门,陆路不通;因此要入城,要么从西侧的永年门,要么自东侧的行春、冲霄两门。”

  “行春、冲霄二门,平日进出都由左厢军士掌管,如今刘陟避开秦武兕所部还来不及;所以要入城中,他们军中无论谁来,肯定要走我这永年门。”

  “我早早的在永年门设了卡口,遇到龙骧军之人,便如实告知他们节帅已经出城;届时他们定会派部分人回营通报,剩下的则下乡去寻节帅;一来二去,这问题不久迎刃而解了么?”

  “这...这最多拖延个一日,怎么算迎刃而解呢?”一听叔父是这样打算,杨超瞬间就急了,要是生了差池,他可能要丢了小命。

  “我要的就是这一日,”杨复敬眼中闪出精光,低吼道:“一天之内,我便能让左厢之人同仇敌忾,共击龙骧军!”

  “可刚刚大人还说,他们唯利是图,根本......”话到一半,杨超像是悟到了什么,不确定地猜到,“难道——叔父能让节帅不发军俸?”

  “不能!”

  杨复敬回的这两个字看上去毫无气势,但语气却十分霸道;接着他一把将侄子抓了个踉跄,俯身耳语道:

  “但这两日是发饷之日,我趁机派人、劫了右厢军俸!”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