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看就来小说网 > 大魏能臣 > 第一百九十章斗转星移,遇佛杀佛(七)

第一百九十章斗转星移,遇佛杀佛(七)


  天隐寺后山中,有一座巨大的溶洞,经过人工修葺装饰,成为了高僧们的修禅之地,与前寺有石板路连接着,路中立有一块石碑:‘佛门重地,香客止步!’

  当然了,所谓的止步之语,只对一般人有效而已,曹丕、萧玄这种顶级权贵,和尚们欢迎还来不及,又岂会拒之门外呢?

  不过越是顶级权贵,越是要进退有礼,曹丕派人找到知客僧,说明了拜会一戒禅师的意图,后者立刻安排妥当,让小沙弥负责引路,带着众人前往后山……

  穿小路、过山林,一行人来到大溶洞前,洞口极为宽大,深邃难以预知,两侧石壁上刻有满天诸佛,一尊尊体态庄严、面容慈悲,展现不同的意境,让人不禁心生敬畏!

  洞内还有大小石窟,修整后成为了禅房,里面冬暖夏凉、不生蚊虫,更不受红尘干扰,把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与人类的巧妙工艺,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。

  “红尘人-曹子建,特来求见一戒大师,还望再听开悟之语,并行摸骨算命之事!”

  “阿弥陀佛……二公子的骨像、贫僧早已摸算过了,乃是‘蛟虬转世、遇土则兴’,早晚会一飞冲天的,此命格贵不可言,又何必再来测算?”

  曹丕来到一座石窟前,抱拳行礼问候起来,里面传出苍老的声音,想来是那位一戒大师!

  听到里面回答,曹丕瞬间慌张起来,还左右回顾几下,示意侍卫们退远一点,守住大溶洞的入口,似乎担心泄露了机密……

  王越、邓艾、郝昭等人,距离石窟门很近,自然听的一清二楚,目光互相对碰,心中泛起无数波澜……

  汉室衰微至极,曹家如日中天,取代之事已成必然了,不过曹操事汉多年,一直以忠臣良相自居,如果篡汉自立的话,等于狠抽自己的嘴巴,更会被天下人耻笑的!

  因此世人纷纷猜测,取代汉室的大任,会由‘曹二代’来完成,如今曹操年老力衰、立储势在必行了,可曹家公子众多、又个个精明强干,究竟谁才是真龙呢?

  为了争夺大位,曹丕、曹植、曹彰几位公子,斗的是你死我活,据说私下已经见血了,而曹营集团的文武重臣,也面临一个站队问题,纵然是无愁侯府,恐怕也难置身事外呢!

  站队可是大问题,对了荣华富贵,错了万劫不复,这就要认真对比了,曹丕、曹彰、曹植几位公子,谁的才能更高、谁的恩宠更厚、谁的命格又最贵?

  蛟虬是一种无角小龙,如果机缘巧合呢,可以化身成为真龙,曹丕有这样命格,岂不是暗示着说:他会继承基业、完成代汉之事,成为新的真龙天子?

  在场的都是聪明人、全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,却牢牢记住了:‘蛟虬转世,遇土则兴’的话语,准备回去告诉大司马,也好要做打算、别站错了队伍!

  “大师莫要误会了,本公子有几位朋友,听闻大师佛法高深,特地前来拜访!”

  “佛法无边,普度众生……诸位既有向佛之心,就请进来一叙吧,圆通、开门!”

  “是,师傅!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石窟大门缓缓打开了,先走出一个小沙弥,眉清目秀、唇红齿白,显的很是机灵,做出了请进的手势!

  曹丕先行进入,王越、邓艾、郝昭、大乔、小女王……鱼贯而行,朱铄领着侍卫们、却留在了外面境界!

  石窟内空空寥寥的,只有一座千眼观音石像,前面端坐一老僧,身披袈裟、手持念珠,起码有七八十岁了,容貌很是慈祥的,可一双眼睛只见白仁、没有黑瞳……

  谁也没有想到,颇有名气的一戒大师,竟然是个睁眼瞎子,难怪禅房内不见别的神佛,只供奉千眼观音呢,估计老和尚一生追求的,就是双目重生吧?

  不过吗,据说双目失明的人,如果精心修炼的话,可以打开天眼,佛门叫做‘慧眼’,能够看透红尘人心,甚至预测未来之事!

  “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降伏其心,所有一切众生之类:若卵生、若胎生、若湿生、若化生;若有色、若无色;若有想、若无想、若非有想非无想,我皆令入无余涅盘而灭度之,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…………”

  众人落座之后,老和尚让徒儿奉茶,而后诵了一段《金刚经》,详解其中的内容,又教了几个修禅妙法,言语中似有度化之意!

  先前知客僧通传过了,今年来的几位贵客,皆出自无愁侯府、还有大司马的嫡长子,故而老和尚极为卖力,若能度化其中一二,成为佛门的信徒,对天隐寺大大有利呀!

  可惜老和尚一番打算、注定要落空了,萧氏皆是道家子弟,又岂会向佛祖俯首呢,何况在坐这些人,或是聪明绝顶,或是经验丰富,不是一通佛经能忽悠住的!

  就连带众人来的曹丕,别看外表虔诚、礼佛尊僧,其实内心之中,也未必真的信佛陀,而是当成一件政治工具!

  “老朽王越,请大师赐教一二!”

  “施主手掌宽厚,骨骼惊奇,想来是一位练武的奇才--剑心明月,嗜武而痴!”

  王越第一个走上前,伸出自己的左手,右手则紧紧并拢,犹如一柄出鞘的利,剑圣闯荡江湖多年,只要来到陌生地方,就会习惯的提高警惕!

  再说了,大司马已经离开了,把儿子、土地、女人托付给自己,如今身处洞窟中、面对陌生老僧,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,自然要多加小心了。

  “阁下生性嗜武,一生只为剑而活,游历于权贵之门,不沾富贵之气,教导众多弟子,终究一事无成……不过老年之时,会有惊天逆转,或可成就一世英名!”

  “还请大师详解一下,如何逆转一生运势?”

  “阿弥陀佛,天机不可泄露太多,否则必遭天谴也,日后必会一一应验的!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老和尚伸出一支干枯的手,从王越的指尖摸起,一直摸到了寸关尺,同时点评命格,说的颇为玄妙,又似乎很有道理……

  听完评语之后,王越微微点头称谢,又退回原来位置,低头沉思起来了……自己一生嗜剑如命,曾经教导两代帝王,可惜教出了两位昏君!

  以至于世人嘲笑说:‘剑圣空有一身本领,可惜不会教徒弟,乃是误国误民的庸才’,王越也因为内疚,离开皇宫游荡四方,一走就是几十年,直到遇见了萧氏父子……

  想到这里,王越紧紧把萧玄抱在怀中,自己的一世英名、可就在此子身上了,一定让天下人看一看,自己也能教出明君圣主!

  邓艾第二个上前,老和尚给的批语是:‘下山猛虎,国之利器’,示意他必为一员良将,就像卫青、霍去病一样,为国家开疆拓土!

  郝昭第三个上前,得到的批语是:‘虎卧山丘,国之爪牙’,暗示他也会成为一员大将,与邓艾又有所不同,前者强在进攻,他则善于防守!

  “大师慈悲为怀,也给小人算一算吧,看看有没有富贵命,这辈子能官居几品?”

  “阿弥陀佛,两头猛虎,尾随一犬,真是有意思呀!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贾充也凑过去了,死皮赖脸哀求着,老和尚被纠缠不过、也给他摸骨一番,同样得出八个字:‘桀犬吠尧,忠心可佳!’

  桀是暴君,尧是圣君,可前者养的狗、为了保护主人,就去拼命撕咬后者,事情虽做的不对,却也是一片忠心,形容贾充很是贴切,他就是主子的一条恶犬!

  眼看老和尚摸骨算命、批语精准,萧玄也动心了,想上去算一算命格,却被师傅-王越紧紧拽住,对着他微微的摇头,示意不要轻举妄动!

  民间早有谶语:‘魏代汉兴,萧继其后’,如果这是真的话,萧玄的命格必然贵不可言,这本是一件大好事,可是泄露出去的话,那就好事变坏事了……曹丕就在旁边呢!

  “劳烦一戒大师,可否给奴家测算一番?”

  “女施主请伸出手--富贵花开,双莲并蒂!”

  “敢问大师何解呢?”

  “就是说女施主一生、大富大贵、寿禄齐全,就是婚姻有点不顺,会有两个丈夫,生有一儿一女……”

  大乔本不想摸骨的,虽说汉代风气开放,没有男女授受不亲之说,可自己娇嫩的小手,让一个老和尚摸来摸去,终究觉得有点不妥……

  可老和尚句句如谶,点评各人恰如其分,让大乔不禁心动了,想知道自己后面命运如何,于是缓步走上前去……又手捂俏脸逃回,也不知是羞是喜!

看过《大魏能臣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