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王牌医生沈默蒋冉青 > 第44章 因为恨所以爱

我的书架

第44章 因为恨所以爱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柳茵一惊,急忙站到沈默身前,往后伸出双臂护住他:“你们要干什么?!”

两个保镖当然认识柳茵,看她极力保护沈默,一时不敢上前,扭头看向杜大娟。

杜大娟瞪向柳茵,大声呵斥:“茵儿!这人就是一个穷吊丝,有什么资格跟你在一起?!闪开!”

柳茵冷笑:“大姨,沈默送给我的翡翠价值连城,并且还能保佑我,一个贫穷的人能送出那些贵重的礼物?”

杜大娟很清楚这件事,冷冷一笑又说:“茵儿,小心你被这种人骗,那翡翠一定是他偷来的!”

“大姨,你凭什么这么说话?”柳茵十分愤怒,冲杜大娟杏眼一瞪。

沈默则搂住沈默的肩膀,指向旁边路人牵着的宠物狗:“柳茵你看,那条狗乱叫,我们总不能杀吃了它吧?”

“得寸进尺!”两个保镖大怒,又一次冲向沈默。

杜大娟冷冷一笑,一推开车门下车,搂起胳膊看着两个保镖冲向沈默。

她这一次要看看,沈默还怎么嘚瑟。

“你们想干什么?!这可是大学校园!”柳茵往后护着沈默,瞪着两个保镖。

沈默看出这两个保镖就是昨晚上送他回学校的两个保镖,他敢断定,这两个保镖就是杜大娟的帮凶,昨晚上联合江湖五侠对付他,突然搂住柳茵的小蛮腰,便来个快速旋转。

也就在旋转的同时,他呼的一声踢起右脚来一记扫荡腿。

嘭嘭两声响过,两个保镖的面门都挨了一脚,连连后退。一摸鼻子,都是鼻血横流。

“柳茵,现在没事了吧?”沈默放下柳茵,冲她耳语一句。

柳茵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,刚才突然被沈默抱起来,那是吓一跳,现在看两个保镖都捂住鼻子,满手是血,这才明白刚才沈默动了手!

这一腿能把两个保镖高手击退,绝对不一般,她满眼惊喜地看向沈默。沈默不但医术高超,功夫也很不错啊!

“干什么呢?”

“谁敢在天海大学惹事儿?”

“在大学是不是不想混了?!”

安保大队副队长肖龙飞带着五六个保安突然冲过来。

杜大娟一看,大声说:“你们来得正好,这沈默刚才打伤了我的人,就是故意伤害!”

“队长你看,我们的鼻子和嘴巴都被沈默打出血了,绝对不是轻伤!”两个保镖都擦着鼻子下面的鲜血说。

肖龙飞一看,旁边站着的是沈默和柳茵,慌忙冲他们点点头,接着打量一眼杜大娟,又打量两个保镖,冲他们呸了一口,鄙夷一笑:“还是专业保镖呢,被大学生打得满嘴流血,还有脸说?!”

“换成是我,早就投河死了!”

“投河死都是轻的,应该凌迟!”

“身为保安,我都为你们感到丢人!”

“就是,这年头,保镖怎么连保安都不如!”

旁边几个保安都你一句我一句地挖苦起来。

两个保镖一听,一阵脸红,不住汗颜,恨不得立即钻到车厢里去。丢人现眼,这一次真是丢人现眼了!

“你是不是这里的保安队长?!”杜大娟看向肖龙飞,使用呵斥的语气说:“沈默动手打我的人,你就这么偏袒他?!”

肖龙飞一愣,打量起杜大娟来。

看她穿戴华贵,气势不凡,还带着两个保镖,他想到这女人绝对不是一般人,似笑非笑道:“这位领导,我觉得吧,像您这种身份的人应该找两个有实力的保镖,就这两个是不是丢您的人?”

杜大娟看肖龙飞就是偏袒沈默,冷喝起来:“你们队长胡杰呢?”

“哟,不巧,我们老大去行政大楼了!”肖龙飞指了指行政大楼的方向。

杜大娟看旁边站着七八个保安,又看到十来个保安从南边的树林冲过来,冷冷一笑,拉开车门,坐进里面,砰的一声关上车门,冲着两个捂着脸的保镖叱喝:“还傻站着干嘛,走人!”

两个保镖一听,快速地擦了擦鼻子下面的车,钻进车厢里,而后开车便走,驶向行政大楼。

看他们狼狈而走,沈默和柳茵相视一笑。

“默哥,我刚才的表现怎么样?”肖龙飞点头哈腰地走到沈默身边,讨好地问。

沈默点点头:“表现不错,继续发扬。”

“是是是,默哥,你们慢慢聊,我带着兄弟们到周围转转。”肖龙飞又冲沈默点头哈腰地笑了笑,带着几个保安快速离开。

柳茵见状,忍不住呵呵一笑:“沈默,我知道这肖队长以前挺横的,见到你怎么这么老实?”

“可能是良心发现吧。”沈默笑了笑。

柳茵又呵呵笑起来,使用欣赏的眼神望一眼沈默。她相信像肖龙飞这种人绝对不会良心发现,一定是沈默以前教训过他,才让他变得这么服服帖帖。

两个人说笑着走进树林,这里环境优雅,空气清新,两个人的心情更好。

“对了,杜大娟也来参加报告会?”沈默问。

柳茵点点头:“柳猛进的报告会,杜大娟一定会参加。”

“为啥?”

“因为……”柳茵冷冷一笑,咬了咬嘴唇,说话的语气十分的不齿:“因为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很不一般吧……”

说到这里,她脸蛋一红,欲言又止,便不说了,只是眼神变得更加的冰冷。

沈默顿时明白,杜大娟和柳猛进的关系非同一般,说白了就是情人的关系。

杜大娟是柳茵的姨妈,柳猛进是柳茵的叔叔,而柳猛进和杜大娟两个都有各自家庭的人,竟然玩起暧昧!别人不说,柳茵和她老妈都万万接受不了!

沈默注意到柳茵脸色的变化,可以想象到她的愤怒、焦虑和担忧,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柳茵,他们都是不阳光的人,我们总不能因为他们的不阳光而让我们也变得不阳光吧?”

柳茵笑了,轻轻点头:“有时候我也这么劝自己,可是由于深陷其中,有时候无法自拔。他们做的事情太过分了,一想起来,就让人恨!”

“恨坏人嘛,我们每个人都会恨,但是不因为这个恨,我们就不去爱身边的人了。我觉得呢,我们对坏人越狠,那么就得对好人越爱。”沈默这时候很自然地搂住柳茵的肩膀,走向树林身边。

“这句话换个说法,就是……因为恨所以爱。”柳茵笑了笑,很自然地偎依在沈默肩膀上,和他一起朝前走去。

“站住!”树林中突然传出一声冷喝。
sitemap